兒童傷口有了特色門診

受訪專家:國家兒童醫學中心北京兒童醫院燒傷整形外科主任醫師 王伊寧

國家兒童醫學中心北京兒童醫院宋楠兒童傷口護理工作室負責人 宋 楠

本報記者 石筱璇

孩子喜歡跑跳、獵奇、追求新鮮感,受傷幾率比成人高。為此,2020年底,

國家兒童醫學中心北京兒童醫院獲得北京市醫院管理中心審批,成立了宋楠兒童傷口護理工作室,以減輕患兒疼痛、提升就診質量。2021年1月25日,《生命時報》記者探訪了這家年治療量高達4萬例次的兒童傷口護理門診,采訪燒傷整形外科主任醫師王伊寧,宋楠兒童傷口護理工作室負責人、門急診科護士長宋楠,教家長如何科學護理孩子的各類傷口。

記者剛出電梯,就聽到走廊里傳來一陣陣哭聲,很多家長抱著孩子焦急地踱步。這些孩子中最小的剛會走路,大一點的十幾歲。50平米大的護理室擠滿了人,3位醫護正在忙碌,詢問情況、安撫、取藥、換藥、叮囑,整個流程不超過5分鐘。

在候診走廊,記者注意到一位身著紫色棉服抱著孩子的母親,孩子頭部被紗布包得嚴嚴實實,不時發出呻吟聲?!拔液退职止ぷ髅?,平時爺爺奶奶看著,一下子沒注意,孩子踩著凳子夠桌上的暖水瓶,打翻了?!焙⒆幽赣H邊說邊抹淚。輪到孩子換藥時,宋楠小心地拆開層層包裹傷口的紗布,觸目驚心的燒傷創面分布著密集的水泡,面積波及孩子的耳后、脖頸和前胸。

宋楠邊查看患兒情況邊說:“燙傷一般分為三度:一度只損傷皮膚表層,二度損傷真皮,三度會造成皮下脂肪、肌肉、骨骼的損傷。孩子皮膚嬌嫩,二度甚至三度燙傷最多,看著讓人心疼?!蓖跻翆幰脖硎?,臨床上,開水燙傷90%都發生在月齡10個月至一歲十個月之間的嬰幼兒身上?!斑@幾天天氣冷,給孩子使用暖貼、熱水袋造成低溫燙傷的也不少。孩子末梢感覺遲鈍,皮膚稚嫩,腳腕部是低溫燙傷的重災區,嚴重時需要進行清創手術治療?!?/p>

除了燙傷,護理門診接待最多的就是割裂傷、皮膚擦傷、骨折、軟組織挫傷等各類外傷?!斑€有,傷口護理門診常年都會出現的傷大部分是感染引起的?!北热缜啻浩诤⒆酉矚g擠青春痘,皮膚感染后留疤;小寶寶大小便次數多,大人用紙巾反復擦拭其小屁股,造成肛周膿腫,并且每次大小便都容易感染傷口;出生不久的小嬰兒,臍帶脫落后肚臍上的贅生物不斷有分泌物產生,處理不當容易出血感染……

孩子受傷,很多家長容易慌。其實,不同傷口掌握了最佳護理方法,就能最大程度減輕傷害。

錯誤做法一:燙傷后只用涼水沖。王伊寧表示,正確做法是給傷口持續性降溫才是最關鍵的。冷水沖確實可以降溫,但有時存在操作性不強、時間短的弊端。燙傷后,建議先冷水沖,而在就醫途中,或針對不太方便沖洗的部位,要進行持續性冷敷。相比冷沖,持續性冷敷不僅可以中和創面熱力、減輕疼痛,還可以讓創面深度變淺,縮短病程。

錯誤做法二:割裂傷不采取措施,直接去跑醫院。王伊寧強調,遇到這種情況,父母的正確做法是,首先局部壓迫止血,可拿干凈毛巾或軟布直接按壓傷口上。就醫路上如果不做處理,傷口可能與衣服粘連,不僅加大了傷口處理難度,還會給孩子造成極大的疼痛感。

錯誤做法三:有些家長擔心縫合會疼或落疤而不愿意縫合。正確做法是要積極配合治療,不縫合只會讓疤痕面積更大,延長愈合時間。目前采用分層減張縫合術,縫合時會做到解剖對位,脂肪層對脂肪層,皮下層對皮下層,最后到皮膚用輔料貼好,之后也不需要拆線,外觀看不到針眼。

錯誤做法四:孩子擦破皮,有些家長會給孩子抹紫藥水或碘酒。事實上,碘酒對傷口刺激性大,容易發生色素沉著。正確做法是:使用康復新液沖洗和濕敷,不僅可以溫和消毒,還能促進傷口快速愈合。如果擦傷面積比較大,或傷口上沾有無法自行清洗掉的污物,或者受傷部分腫脹、疼痛嚴重,甚至血流不止,應立即就醫。另外,家長要防止孩子抓撓傷口、揭開痂皮,傷口愈合后,痂皮會自然脫落。

錯誤做法五:軟組織挫傷后熱敷。兩位專家表示,正確做法是受傷24小時內進行冷敷,之后熱敷。冷敷時用涼毛巾或冰袋敷于疼痛腫脹的部位,如果伴有肢體變形或活動受限,以及局部腫脹和疼痛,應及時就醫。

錯誤做法六:長青春痘使勁擠。長青春痘的青少年,千萬不要用手摳。實在控制不住,正確做法是借助粉刺針等工具,但用前應酒精消毒,不要用力擠壓。

錯誤做法七:寶寶屁股反復擦。寶寶大小便后,家長習慣用紙巾反復擦拭小屁股,容易導致肛周膿腫。正確做法是便后使用濕巾輕輕擦拭,不要用力,以免損傷皮膚。膿腫較大時,建議及時就醫進行切開引流。

錯誤做法八:拔倒刺。很多家長給孩子修剪趾甲時,修剪過短或孩子有拔“倒刺”的壞習慣,很容易引發嵌甲性甲溝炎,時間一長化膿。正確做法是:孩子的鞋子不能太小太緊,避免過度剪指甲,叮囑孩子不要用手硬拔倒刺。嵌甲一旦形成并引起局部炎癥等情況時應盡早行拔甲術,術后保持傷口清潔、干燥,外用康復新液泡洗?!?/p>

亚洲熟伦熟女专区,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A级毛片,一线高清在线视频观看,大胆人GOGO体艺术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