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類疾病分三類

中國工程院院士、空軍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消化內科教授    樊代明

醫學是什么?從40多年前學醫,我就開始思考這個問題。醫學不是純粹的科學,也不是單純的哲學,醫學充滿了科學和哲學,但還涵蓋有社會學、人學、藝術、心理學等。對生命觀的認識,不應只是局限在“真實”的層面,還要提高到精神層面。真、善、美,第一個是科學,后兩個是人文。正如古人所言:“夫醫者,非仁愛之士,不可托也;非聰明理達,不可任也;非廉潔淳良,不可信也?!?/p>

一百多年來,科技向醫學滲透和融合,給醫學發展插上了翅膀,不少奪命的傳染病得到控制,有些疑難雜癥得到明確診斷和有效治療,人類的壽命也大大延長。我們知道,新中國建國之前人口平均壽命男性是39歲,女性是42歲;如今,這一數字已經分別為73.64歲和79.43歲。但是,隨著技術至上的理念不斷滲透和蔓延,醫學發展的目標和方向開始錯亂,把重點放到了救治最后階段的疾病和患者上。與此同時,我們不得不關注的是,現在三四十歲就患上慢性病的人也越來越多。醫學被賦予過高使命,經常把危險因素當成病因治療。不少醫生和患者都過度相信技術,忽略了患者心理的苦痛及對醫者關懷的期盼。醫學還要去做一系列研究,但醫生數量是有限的,醫療經費是有限的,更主要的是要認識生命的本質和醫學的本質,這就要提倡慢性病的帶病健康生存。

很多人認為:“有病就得治,越早越好,病是治好的?!边@種說法只對了一半。實際上,人類的疾病中,大約1/3不治也好,1/3治也不好,1/3治了才好。

不治也好的那1/3,最典型的諸如普通感冒,就是不治也會好的。人類醫學即便追溯得再久遠,也就只有幾千年的歷史而已。在幾千年之前是沒有醫學和醫生的,至少沒有系統的醫學和藥學,那時的人類又是怎么過來的呢?靠人體的自然力或稱自愈力。醫學一定要發揮和利用人體的這種自然力,而不是去遏制它。

再說說治也不好的那1/3。人總是要死的,其中一種是老死的,即壽終正寢,燈枯油盡。另一種是病入膏肓,醫生再努力也是治不好的。比如很多晚期腫瘤,明明知道已治不好,還是一定要去治,而且子女認為這樣才能體現孝心。舉個或許并不恰當的例子,很多的古樹上面長了很多疙瘩,就像是樹的“癌癥”,你看那古樹就是“帶瘤生存”,人們從來不把它切掉,因此成了古樹;如果硬把那些疙瘩切掉,肯定早就死了。其實,對于慢性病來講,有個觀點叫“帶病生存”,就是強調有些病是“治不好的”,這其中當然包括晚期腫瘤在內。對于這些人,帶病健康生存就足夠了。

剩下那1/3治了才好的,才是醫生能做的范疇,也正是需要我們廣大醫務工作者盡力去爭取的。有人會問我:“你是怎么知道這三個1/3的,你是根據什么得來的呢?”我回答是我們醫生的臨床經驗和體會,這是醫學觀的正確表達,但并非是絕對精確的數據。美國醫生特魯多曾說過的名言“有時治愈,常常緩解,總是安慰”,不就是三個1/3嗎?這也是我們現代的醫學觀。認識過頭了,就會導致大量過度診斷和過度治療,夸大醫學和醫生的作用,最后是得不償失。這個“失”,費點錢也許還不要緊,但若失去的是生命,就不劃算了?!?/p>

亚洲熟伦熟女专区,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A级毛片,一线高清在线视频观看,大胆人GOGO体艺术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