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立法期待更多更細

編者的話:我國第一部健康類法律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》于2020年6月1日正式實施。它填補了諸多法律空白,但就整個健康領域而言,立法慢或不足的問題仍然存在。

本報記者  高 陽  王冰潔

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院長張國剛:

賦予醫護避險權

據統計,我國66%的醫生親歷過醫患沖突,近10年媒體報道的295起傷醫事件中,362名醫務人員受傷,99名被患者持刀襲擊,24名在醫患沖突中喪生。即便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仍有許多惡劣事件發生,如撕扯醫務人員、向防護用具吐口水,毆打、辱罵醫務人員等。

面對暴力傷醫事件,現有法律已對犯罪者重拳出擊。但保障醫務人員安全,不僅要做到事后嚴肅處罰與警示,事前預防與宣傳、事中及時處理同樣重要。 

加快“避險權”的立法。2020年兩會就有委員建議賦予醫務人員“避險權”。目前,北京和上海在醫務人員“避險權”上已實現立法突破,但法律效力等級不足,具體規定也不完善。建議提高相關立法層級,在《醫師法(草案)》中規定“避險權”,并結合地方特色細化“避險權”行使的具體程序,同時給予患者一定的申訴和救濟權利,平衡醫患的權利義務。

建立暴力傷醫的預警防范機制?!痘踞t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》第四十六條將醫療機構列為公共場所,“醫院內部”問題上升至“公共安全”層面。建議衛生健康部門會同公安機關等單位建立醫院安全保衛信息平臺,共享共用醫療糾紛信息、高風險就診人員信息、涉醫110警情和涉醫案件違法犯罪行為人數據等,對暴力傷醫事件進行風險評估、監測、預警、防控,減少暴力傷醫事件給醫務人員和醫院內部秩序造成的沖擊。

加強醫院法治建設,構建和諧醫患關系。公立醫院應當積極、全面、認真實施“依法治院”。一是堅持以人民健康為中心,依法規范醫院制度流程,不斷改進醫療服務質量,提高醫院管理水平和服務水平,增進人民健康福祉。二要建立完善的現代醫院管理制度,引導醫院員工樹立法治理念、培養法治思維、運用法治方式履行崗位職責,切實維護醫療秩序和醫務人員合法權益。三是堅持平安醫院創建與法治建設統籌推進,提高運用法治思維和方式處理醫療糾紛的能力,依法預防和懲治涉醫違法犯罪活動?!?/p>

全國人大代表、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三醫院/中日聯誼醫院消化內科主任王江濱:

傳染病防控關口應前移

2003年“非典”暴發,我國公共衛生事業遭遇嚴峻挑戰,凸顯出立法層面的不足。此后,國家相繼頒布實施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》《突發事件應對法》《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》等法律法規,防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法律體系逐漸齊備。

2020年,新冠肺炎疫情來襲,上述法律又暴露出一些短板,比如,制度缺乏有效銜接、措施缺乏可操作性等,有必要盡快修訂、完善《傳染病防治法》。在此,我提出幾點建議:

擴大立法宗旨的內涵。在全球人口流動大幅增加的現實情況下,跨國病患流動引發了新挑戰,這提醒人們,傳染病不會僅限于某一國家和地區。為此,《傳染病防治法》應擴大立法宗旨的內涵,納入國際疫情防控考慮,形成新的立法理念,彰顯大國擔當。

傳染病防控關口前移。動員全社會力量參與聯防聯控機制,把傳染病防控關口前移。首先,將發布傳染病預警的主體從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和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人民政府擴大至副省級城市,甚至可考慮擴大至地級市,為防控贏得寶貴時間。其次,防控機構在履行傳染病疫情監測和預警職責的同時,應有直接向政府報告的權限;針對突發、原因不明、傳染性極強的傳染病,賦予醫療機構“強制隔離治療權”,而不僅限于甲類傳染病。最后,建議增加“綜合性醫療機構或普通醫療機構應當對傳染病、疑似傳染病及尚未完成傳染病篩查程序的患者,提供醫療救護、現場救援等”條款,不宜僅強調“政府指定的傳染病醫療機構”,以防止醫療機構以非傳染病專業醫院為由推諉病人,保證患者及時得到醫療救助。

避免疫情上報延誤。新型傳染病的科學判斷需要時間,因此,在逐級上報的過程中,每一級決策人都可能出現顧慮,擔心會否造成恐慌。為最大限度避免延誤,應增加新規“決策人對突發疫情的判斷要依據流行病學證據”,明確疾病防控部門上報信息的嚴肅性及重要責任,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?!?/p>

全國政協委員、北京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楊杰孚:

立法保護施救者

心血管疾病導致的死亡位居各類疾病之首,其中,心源性猝死至少占50%。此類事件95%發生在院外,生存率不足1%。而自動體外除顫器(AED)作為可被非專業人員使用的醫療設備,在院外急救中發揮著重要作用。

AED引入我國已十多年,但仍存在配置少、分配不合理、公眾不會用或不敢用等問題。缺乏急救免責法規保障,也大大限制了院前急救的搶救成功率,因此,亟需出臺AED相關法規,并立法保護施救者,具體建議包括:

增加AED數量,保證合理布局。以第一目擊者能夠在3~5分鐘獲取AED并趕到患者身邊為原則,在學校、機場、高鐵站、汽車站、地鐵站、體育場館、大型超市、百貨商場、影劇院、游樂場等人員密集、流動量大的場所優先配置AED,并標注顯眼標志。

醫療學會、協會聯合制訂統一的AED使用標準及流程。在安放AED的單位,對所有工作人員進行培訓;擴大公眾培訓范圍,逐步做到全民掌握心肺復蘇技能,可熟練使用AED。

提高AED知曉率,普及急救意識。調查顯示,許多市民不知道AED是什么,用來干什么。必須加強宣傳教育,充分利用政府、專業學會,使社區、公共區域、醫院形成統一體,讓公眾真正承擔起心臟驟?,F場急救的重要責任,把握急救“黃金4分鐘”,并與120和胸痛中心的專業院前急救形成配合,提高心臟驟?;颊邠尵鹊某晒β屎蜕媛?。

出臺相關免責法律,保護救治者?,F在社會上普遍存在一種擔憂,雖然院外救治成功會皆大歡喜,若搶救失敗則可能被追究法律責任。如有相應免責法律,就能打消救治者的后顧之憂。讓急救免責從當前的法律常識走向社會共識,強化相關案例的釋法與宣傳,才能讓越來越多的人在他人突發疾病時坦然伸出援手?!?/p>

全國人大代表、湖南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主任醫師張滌:

中醫藥行業須明確準入門檻

中醫藥有著數千年的發展歷程,但“中醫藥立法議案”于1983年才被首次提出;2003年4月,國務院先行制定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條例》,但至此,中醫藥行業仍未形成獨立法規體系;直到2016年12月25日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》由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5次會議通過,于2017年7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,共歷時33年。

作為我國第一部中醫藥領域的基礎性、綱領性、綜合性法律,《中醫藥法》是中國中醫藥行業依法治理的堅實法律保障,但要保證貫徹落實效果,仍需制訂一系列配套法規。

《中醫藥法》第八條規定,“國家發展現代醫學和中醫藥等傳統醫學,支持和鼓勵開展傳染病防治的科學研究,提高傳染病防治的科學技術水平”,然而,中醫藥應如何參與傳染病防治沒有具體細則,更談不上建立健全的參與機制。此外,《中醫藥法》放寬了行業準入門檻,但對師承人員的執業范圍、考核制度、學制年限,以及中醫診所、機構的管理問題等都未詳細規定。

只有對《中醫藥法》條款推行配套細則,才能發揮好引領、保障和規范作用,確保政策落到實處。

一是依原條款進行細化。依據《中醫藥法》條款,建議相關部門研究制訂經典名方注冊、院內制劑備案管理、中醫診所備案管理,以及師承人員、確有專長人員的專業考核等配套細則;修訂完善《中醫藥法》等政策法規,為治療傳染病的有效方劑開通綠色通道。

二是推動、加強地方中醫藥法的制訂、修訂與建設,并在貫徹執行《中醫藥法》的過程中,對薄弱環節、問題進行分析,提出改進建議。

三是對《中醫藥法》的執行開展評估工作,通過問卷調查、實地調研和統計分析等方式,對實操性進行評估,提出對具體實施細則的建議?!?/p>

亚洲熟伦熟女专区,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A级毛片,一线高清在线视频观看,大胆人GOGO体艺术高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